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黎平生活网_黎平微社区_黎平便民信息_黎平门户网站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068|回复: 0

胜利侗寨历史考究(一个美丽的侗寨竟然有这么多传奇色彩)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1

主题

46

帖子

18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84
发表于 2016-7-23 14: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胜利村侗族人和大多数的侗族人一样,是生活在黔湘桂的世居民族,只是因为战乱而不断的沿河溯流而上,不断的寻找新的净土,直到有一天其中的某一个人无意发现了这片当时尚未大规模开发的满是水竹的沼泽地,然后也是世居在此的苗人搬迁了,胜利村侗族人最终在这里定居下来。

胜利侗寨

胜利侗寨

胜利侗寨全景(摄影:吴学礼   拍摄于2015年7月)

胜利村是黎平县水口镇最大的行政村,位于水口镇北部,距镇政府25公里,东与茨洞村相接,南与控洞村为邻,西与顺化乡己贡村相连,北与顺化乡顺洞村连接,全村总面积21.6平方公里,年平均气温12---14℃,无霜期270---290天。胜利村下辖老寨、美王、亚牙、归村、归成五个自然寨,12个村民小组, 465户2118人,侗族占97%。


胜利村的青山与竹林


一、名称由来。

胜利村名称的由来充满传奇,在黎平县1984年组织编写的《黎平县志》中,“胜利村辖底崩、亚牙、归林、归成、美王”(县志第79页),而在镇政府民政部门的《水口镇补充地名由来》中,“胜利村原名底凸(侗语),平坦的意思,其名称地坪,因此地较为平坦而得名,以前是苗族人居住,后来苗人搬迁,侗族到此居住。道光年间12年(1832年)底凸(地坪)属永从县洪州正司管辖,公元1943年地坪属化民乡辖,1953年元月地坪(底凸)属安民乡辖,1957年3月划片,地坪(底凸)属中郎片辖,1957年实现农业合作化,起名胜利农业生产合作社(简称胜利社),属水口区安民乡辖,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胜利为大队,属水口公社辖,1967年胜利大队属安民公社革委会辖,1984年5月公社改为胜利村民委员会,胜利村由此得名”。由此可见,不管是《黎平县志》中的“底崩”也好,还是《水口镇补充地名由来》中的“底凸(地坪)”,虽然名称上有差异,但都是一个意思,即胜利是一片地势比较平坦的地方。县志中没有写出名称后来的变化,但这不要紧,结合村里老人们的回忆和镇民政部门的文件,可以知道:胜利村的名称是1984年5月确定的。

胜利村春节民俗活动

二、民族历史沿革。

大概是因为远古的人们当初到此定居的时候没有文化人,故而没有任何关于村志和历史来源的文字记录,也就没有了胜利侗族历史的记录,久而久之,关于胜利侗族的历史只能依靠族人的代代口述相传。其中有三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据村里老人口述,胜利人从前是居住在河流的下游的,某一天一个村民为了寻找家养的鸭子而溯游而上,发现了这片宝地,这是一片生长着茂密水竹的沼泽地,但是此时已经有少数苗族人在这里居住了,然后侗人就想了办法迫使苗人搬迁出去而得以在这里定居的,村中有一处在高坡的宅地基可以作为证据,此宅基地据说是先前住在这里的苗人留下的。第二种说法是胜利人老家在江西吉安府太和县后街,后为躲避战乱而不断西迁,经湘西到达天柱,在天柱建有祠堂,再往后就迁到了此地,这也是族人历代口述的比较有认同感的房族起源。第三种说法也是古代的先人沿河而上,祖先原来有两兄弟,但是在过一处桥时其中一个人过去平安无事,但是等另一个人想过桥时桥刚好断了,于是两个人只好各走河的一边,因为不认识字,所以一个记得自己姓的人就朝着另一个人喊,说我们是姓“吴”,但是另一个人听不太清楚,以为是姓“胡”,所以到现在村里还流传着“吴胡是一家”的说法。写到这里,问题就来了,第一种说法和第三种说法都说胜利人是溯源而上到达这里定居,也即认为胜利人是世居在此的民族,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而迁居至此。而第二种说法则认为胜利人是外来民族,是从江西吉安府为躲避战乱迁到此地的。

春节期间村里举办拔河比赛等娱乐活动

在《黎平县志》中有这样一些文字,“侗族属古骆越的一支”、“侗族分布在黔、湘、桂三省交界地,黎平是侗族聚居之境,绝大多数是世居”。关于黎平地区侗族民间传说来源于江西吉安府太和县,县志也有讲到,“明王朝派遣朱桢率领大军镇压吴勉领导的各族人民大起义,为了巩固其封建统治,推行拔军下屯、拔民下寨的政策,在黎平境内设卫、所、屯(堡),官兵长期定居。这些人,多数是江西吉安人,据《黎平府志》载,当时府辖14长官司,正副长官15人,其中属江西籍就有13人,在13人中,又有11人是太和县的”。


侗家“腊汉”


中国网2009年7月28日刊发的《三江侗族历史沿革》中,有这样一段话“侗族是岭南的土著民族,但在历史上曾有内部迁徙。主要有三种说法;例如贵州省黎平、从江、榕江一带的部分侗族,传说其祖先是从广西的梧州一带迁到柳州,再搬至现在住的地方;还有一部分说自湖南洞庭湖湖滨搬来黔东南一带。这说明侗族的先民在古代的住地很广,即南达广西梧州一带,北至两湖交界的洞庭湖畔。由于历史上的各种原因,大约在隋唐时代,侗族先民逐步聚居在湘、黔、桂交界的地区。此外,有的说是由江西吉安泰和县或吉水县迁到湘西再到黔东南和桂北一带”。

在中国民族网中,2011年11月8日由连翘编辑的《中国侗族历史文化探源》一文中也有这样类似的一段话:“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之《中国少数民族》卷记载:“对于侗族的历史源流,史学界有不同的看法。主要观点有四种:一种认为侗族是土著民族,自古以来就劳动生息在这块土地上,是在这块土地上形成的人们共同体;第二种认为,侗族是从都柳江下游的梧州一带溯河而上迁徙到今日侗乡的,因为南部方言的侗族中都流传有“祖公上河”的迁徙歌谣;第三种认为,侗族是从长江下游的温州一带经过洞庭湖沿沅江迁徙来的,因为北部方言的侗族中流传的“祖公进寨”歌有这样的传说;第四种认为,侗族的主体成份是土著,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融合了从外地迁来的其他民族成份。一般认为侗族是从古代百越的一支发展而来的”。


黎平电视台记者采访报道胜利村芦笙盛况


在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由姚丽娟、石开忠著的《侗族地区的社会变迁》一书中,有“侗族族称见于汉文史籍在宋代”、“侗族的主体应是黔湘桂毗邻地带的世居民族”,而在里面的一骗文章《贵州省黎平县九龙村社会变迁调查》中有这样的一段话,“三龙有这样的说法:三龙的吴姓是同宗共祖的,他们的祖先原来居住在江西省吉安府太和县”。

可见,关于侗族来源的说法,至今尚无正统的权威资料,史学界和民族界对于侗族来源的研究尚无定论。虽然各界学者关于侗族来源的说法没有统一的认识,但是都有几点共同的意见,一是都认为侗族是秦汉时期原来百越中的一支后裔;二是一种观点认为侗族是世居民族,是生活在黔湘桂地区的土著民族。三是认为现在的侗族人是从外搬迁而来的,祖籍在江西吉安、浙江温州一带。


胜利村最大的古树之一(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柔毛油杉)


胜利村人超过97%是侗族,自然也和现黎平地区其他的侗族一样有着共同的社会变迁史,从现有的资料来看,胜利人应该就是生活在黔湘桂毗邻地区的世居民族。不管是《黎平县志》中的记载,还是中国网刊发的《三江侗族历史沿革》,还是中国民族网编辑的《中国侗族历史文化探源》,亦或是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侗族地区的社会变迁》,都认为侗族是生活在黔湘桂地区的世居民族。

而从现在黎平、榕江地区的侗族生活习性来看,侗族人依然保持着原来的生活方式,鼓楼是侗族地区的代表性建筑,鼓楼的原始作用是为抵御外敌而建立的类似于观察哨的建筑,也是商事议事的场所;而信炮(现在死人时召集人而放的土炮)、拦路歌、以及侗族人对自己的称呼“干”(侗语的意思是遮蔽、防护)和侗族村寨喜欢建立寨门来看,侗族的历史应该是不断遭受外来欺辱而不断寻求防范的民族历史。而这,正好可以佐证胜利老人们口述的祖先两兄弟因躲避战乱隔江喊话的传说,写到这里,胜利村侗族的来源也就有了基本的脉络了。即胜利村侗族人和大多数的侗族人一样,是生活在黔湘桂的世居民族,只是因为战乱而不断的沿河溯流而上,不断的寻找新的净土,直到有一天其中的某一个人无意发现了这片当时尚未大规模开发的满是水竹的沼泽地,然后也是世居在此的苗人搬迁了,胜利村侗族人最终在这里定居下来。


胜利村独具特色的侗族婚礼


而关于胜利村老人口述的来源于江西吉安府太和县的说法,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明朝镇压吴勉起义军后,在黎平等地屯兵驻军,后来慢慢由屯兵变为屯民,当时的长官司和大多数的官兵是江西人,外来人与本地的侗人相互通婚,融合在一起,最后落户为侗族,自然到后来就流传着侗族来自江西吉安的说法;另一个可以提供佐证的是在《三江侗族历史沿革》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据史料记载,宋、元时期,就有不少江南籍汉人,因战乱或灾荒以及不堪忍受封建王朝的压迫和剥削,迁入侗族地区。明洪武时期,为了巩固其地方政权,在侗族地区利用原来的长官司,或派遣某些“随军有功”者充任土司,并实行“屯堡制度”,“拨军下屯,拨民下寨”,这些人员多属江西吉安府的汉人。宋、元、明、清几百年来,江西来的汉人落籍于侗族地区,与侗族人民长期交往以及互相通婚,久而久之,其后裔也改变为侗族。他们的语言及生活习俗,与当地侗族无异,这是历史上民族之间自然同化的正常现象”。

还有一种情况是,“历史上因对少数民族推行民族歧视政策,一些侗族知识分子,为了参加科举考试,也隐瞒自己的民族成分,假报自己的祖籍来自江西,久而久之,沿袭子孙”。(《黎平县志》第121页)


芦笙盛会


“此届修志,县志办曾派专人前往江西省吉安、太和等地考察,查证两处历史上根本没有侗族居住过。江西之说,纯属后来迁入之汉民和部分侗民自改祖籍而形成的”(《黎平县志》第121页)。由此可知,胜利侗族老人们口述的祖籍在江西吉安府太和县后街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侗家人快乐“多也”


三、胜利村的历史

因为历史久远,关于胜利村历史的记录现在几乎是空白的,只能从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口中听到一些传说,这些传说虽然无法考证其是否真实,但对于推敲胜利村的历史是有帮助的。

在胜利村东北方向的晴岭坡半山腰中,有几块巨石围成的一个类似于仓库的景观,据村里的老人们讲,那是当年吴勉起义时期修建的用于囤积粮草的仓库,胜利村侗族人和所有的侗族人一样,崇拜自然物,古树、巨石、水井、桥梁均属崇拜对象,而在胜利村,每有家里人身体不适,请巫师做一场法事后就会去古树或者吴勉仓库巨石奇观祭奠,笔者就曾亲自经历过。从到现场考证来看,这是一处规模不大的由几块石头组成的景观,如果真是囤积粮食的话,那也一定不是大型仓库,但是这不要紧,这足以证明吴勉起义是影响到胜利村侗族的一次大型农民起义运动,不然就不会有这样的传说。而吴勉起义发生在明朝洪武十一年,即公元1378年,当时侗族农民领袖吴勉在古州五开洞(今贵州黎平县)领导侗族农民起义,反抗明王朝掠夺土地,安屯设堡,附近苗、侗等族人民纷纷加入,起义军席卷湘黔桂边境,声势震撼全国,公元1385年,起义军兵败,吴勉及其子吴禄被押解京师(南京)杀害。


贵州晓国酒公司在胜利村建设全国最大的红豆杉基地


从以上关于吴勉起义的历史中我们可以知道,吴勉领导的侗族、苗族农民起义发生在公元1378年,兵败于公元1385年,历时8年,公元1378年距离今日已有636年,公元1385年距离今日也有629年,从吴勉仓库巨石传说的历史延续性来看,胜利村侗族人肯定是先于吴勉起义来此定居的,胜利村的侗族还极有可能参加了吴勉领导的农民起义,因为只有经历过这样的历史事件或者听到过经历者的描述,关于这样的传说才会在胜利人之间代代相传,成为一种崇拜和图腾。

从地图上看,胜利村距离吴勉的出身地和起义举事的潘老上黄村才约13公里,距离县城黎平也不过是约27公里,以当时吴勉起义军号20万之众,席卷黔湘桂地区的磅礴态势,这点距离实在是微不足道,由此可以断定,发生于明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的吴勉起义,一定是对胜利村的侗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胜利村侗族人也一定像大多数的义军一样,参与了反抗明王朝的斗争,只是因为战乱和后来兵败,或战死、或被杀而没有在胜利村人代代口述的历史中得以流芳百世。


胜利侗寨已经开通微信公众平台,这是了解胜利侗寨资讯的最佳渠道,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从以上关于吴勉起义的历史中可以知道,胜利村是先于吴勉起义而存在的,也就是说胜利村现在可以考证的建村建寨时间起码有629-636年的历史。而根据老人们所说的胜利村村口两棵红豆杉化成仙去三龙地区串姑娘的传说,胜利村的历史将有上千年,对于这类充满神话色彩的传说自然无法考证其真实性,但对于建村建寨的历史也可以反映出胜利村确实年代久远。而从吴勉起义距今600多年的历史和关于秦汉时期就有侗族人存在的记录来看,结合胜利村人祖先两兄弟隔河喊话、溯游而上和迫使苗人搬迁的传说,胜利村建村建寨的历史可以大致的推敲出来,约是640年---1000年。(未完待续)


                                      吴德熙


---------------------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黎平生活网微信公众号:lplife
胜利侗寨微信公众号:shenglidz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